歡迎光臨中國打假網-中國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打假電話:4000456007

在線舉報 在線舉報虛假商品信息

維權類別:
購買方式:
 驗證碼:
已為 632924 人 提供幫助
您的位置 首頁 > 王海動向 > 媒體報道 > 正文

媒體報道

職業打假讓更多的商家專注于提高商品質量和提升服務水平

  • 時間:2019-09-07
  • 閱讀:

職業打假讓更多的商家專注于提高商品質量和提升服務水平對“職業打假”不可一棒子打死,而是應防止“打假”演變成“私了”。

中國打假網訊:近日,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起草的《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此次設立嚴重違法失信名單,將給部分不良商家以警醒,讓更多的商家專注于提高商品質量和提升服務水平。


而隨著《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管理辦法》即將實施,“職業打假人”是否還應該存在,引發了不小爭論。

對此,接受經濟導報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指出,職業打假因為民間、自發的形式,一定程度上彌補了行政化打假的不足,對于整體市場環境的凈化,起到了的助推作用。“對‘職業打假’不可一棒子打死,而是應防止‘職業打假’演變成‘私了’,要讓‘職業打假’在陽光下運作。”互聯網獨立分析人士蔣恒信如此說道。


商家不知道自己違法


“說實話,我以前真不知道有這么多的地方違法。”4日,在淘寶開店的濟南賣家于文廣在接受經濟導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直到有一天,有個職業打假人來我店里‘找事’才知道的。”


于文廣是濟南一家家具制造廠的老板,在多個電商平臺都有店鋪,用戶的反饋和口碑都是不錯。而就在去年,他因為一個無法證明的產品描述文字,讓他損失了6000多塊錢。


于文廣告訴經濟導報記者,他曾出售過一款筆記本電腦桌,在產品描述中,用了“選用30年成材進口橡木打造”。就是這句話,被職業打假人盯上了,對方購買后直接和客服表示:“如何證明橡木是進口的,而且還是30年成材?如果無法舉證,那就是涉嫌虛假宣傳。”


盡管于文廣一向能言善辯,但對于這樣的詢問還是理屈詞窮,因為他無法證明做成筆記本電腦桌的橡樹的樹齡。


作為家具生產商,于文廣吃不準產品描述中哪些詞能用,哪些不能用。而看到別人在用某些詞語的時候,他也跟著就用了。


經過溝通后,對方表示,收到賠償后就不去舉報和起訴了,就這樣,于文廣私下支付給對方6000多元。


對此,蔣恒信表示,于商家而言,一方面應依法誠信經營,盡量不給“職業打假”施展拳腳的空間,自身產品和售后服務做到位了,別人才難抓住把柄;另一方面,遭遇“職業打假”或一些消費糾紛時,應主動依法依規解決,避免因“花錢買平安”而陷入“打假”陷阱。


倒逼店鋪合法經營


在蔣恒信看來,不少商家并不知道自己違法銷售,有些商家在產品上線之初為提升形象,在描述中,用了一些擴大的詞語進行推廣,殊不知這樣的推廣方式的確涉嫌虛假宣傳。


“以前我也擔心被職業打假人盯上。一旦被他們盯上,往小里說會損失幾千或幾萬元,往大里說有可能會被閉店。”濟南市民劉洋說道,“現在我已經聘請了專業人士負責網店頁面設計宣傳。”


據經濟導報記者了解,劉洋在一家電商平臺開了一家女裝店,幾年前,她的團隊就因為沒有注意規避新《廣告法》中的“極限詞”,遭到索賠。“用了諸如‘最美’‘最漂亮’一類的用詞。結果被投訴,最終賠了幾千塊錢。”


“其實,很多情況就是電商在廣告語和產品介紹中隨便用詞,才會被職業打假人抓到‘小辮子'。”濟南一廣告公司的負責人黃坪說道,“像‘最’‘第一’‘頂級’‘獨家’‘首個’‘純天然’‘專供’等詞語在廣告法中是禁用詞。此外有些食品賣家,經常會宣傳產品一偶保健功能,甚至文案帶有‘減肥’‘變白’之類的詞……這些都是比較容易引起糾紛的。”


據黃坪介紹,目前已經有不少電商的負責人將廣告和產品文案這一塊包給了他。“現在我已經簽約了數千個開網店的客戶,對商戶來說每年只需很少的錢就能將職業打假人拒之門外。”


就在不久前,阿里正式上線“職業索賠聯合治理工具”,聯合政府、商家的力量,共同遏制職業索賠、打擊惡意投訴舉報。除了舉報職業索賠線索,商家還使用“自檢自查”工具來排查店鋪和商品頁面中的風險點。目前,該工具已向平臺上全部商家開放。


提高了造假的成本


雖然職業打假一直被詬病,但在蔣恒信看來,讓“職業打假”出局,眼下還不是時候。“消費者權益保護遠未到無需‘職業打假’代償公共責任的時候。其次,消費市場遠沒有干凈到無需‘職業打假’的地步。”他解釋說。


同時,不可否認的是,“職業打假人”的發展和壯大,提高了造假售假的成本,起到了凈化市場和保護消費者的作用。如果“職業打假人”不再受法律保護,乃至徹底退出消費領域,等于是給造假和售假者提供了便利,對普通消費者則是一個壞消息。一進一退之間,市場誠信和消費環境有可能退化。


蔣恒信認為,對“職業打假”不可一棒子打死,而是應防止“打假”演變成“私了”。


“問題的關鍵是如何將‘職業打假’納入到社會共治的可控軌道上來,從而在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方面發揮其應有的作用。”蔣恒信表示,“可以對‘職業打假’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實行備案制度;有關部門加強對‘職業打假’人的法律與法制觀念培訓等,使其真正發揮作用,讓‘職業打假’在陽光下運作。”
福建36选7走势图彩宝网 北京11选5一定牛预测 五河北11选五走势图 四川金七乐电视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专家 奇趣腾讯分分彩靠谱吗 文商期货配资网 安徽快三平台 十大赌博官方网站平台 湖北11选五5网站 股票配资公司 黑龙江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管家婆论坛四肖期期准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咨询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 南宁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