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打假網-中國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打假電話:4000456007

在線舉報 在線舉報虛假商品信息

維權類別:
購買方式:
 驗證碼:
已為 633039 人 提供幫助
您的位置 首頁 > 企業打假 > 職業打假人 > 正文

職業打假人

職業打假人造假索賠屬違法行為,假的打假,惡意索賠

  • 時間:2017-09-02
  • 閱讀:

假的打假行為”,可以歸納出幾種情況,包括涂改偽造標識、把到期商品藏在日用品貨堆等,這些屬于違法行為,需加以打擊。職業索賠人與普通消費者區別有幾條,包括購買數量超常、購買行為連續發生;只買問題商品且購買頻次高;索賠時有脅迫性語言和行為;索賠額度不合理,與國家相關標準不匹配;有組織、有法律背景但未必有正當職業等。“我們支持打假,打擊假冒偽劣商品和有故意欺詐的商業行為,但是反對以牟利為目的、非生活消費的索賠行為。

案例1:造假索賠屬違法行為。造假索賠”則涉嫌敲詐

事件經過:

  “皮蛋過期2天,大米過期約2個月。”11月23日,杜先生以消費者的身份,帶著一袋大米和五盒皮蛋找到記者。他說,11月8日他到大潤發購物買單后發現了過期商品,但是超市方面并不承認,“我明明從超市里買來的,商場門都沒有出,還有購物小票。”他隨即向12315投訴。


  記者看到,杜先生提供的大米生產日期為“2016年3月10日”,保質期6個月,截至11月8日,大約過期2個月,而五盒皮蛋過期2天。根據他提供的3張購物小票,當天他在一小時內分三次購買商品。為何分批買單?他說“忘記了,又回頭買”。


  杜先生說:“我問過朋友,這種事情,法律規定‘假一賠十’,金額達不到1000元就按照1000元來賠償。”這意味著他分三次買單,可獲賠3000元。




結果:“造假索賠”則涉嫌敲詐。


  據王莊市場監督管理所謝指導員介紹,上周五,杜先生、大潤發超市方面在一起協商,因為對事實存在爭議,調解失敗。超市方面以杜先生“敲詐”為由,向警方報了案。


  實際上,有關“職業打假”的爭論一直都存在。福建知力律師事務所周林律師介紹,職業打假行為對于監督商家規范、誠信經營具有一定的震懾力,如果打假行為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沒有危害公共利益,那就不足以用法律手段來懲戒這種行為,“因為這屬于道德規范調整的范圍”。


  記者從市場監管部門了解到,目前部分職業打假人已經把打假作為一種牟利手段,而且形成了團隊,有的甚至是“假打”,比如故意從其他地方購買不合格食品,通過“換貨”手段誣蔑企業,強行索要公私財物。若是這種情況,就失去了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本意。“這類打著‘打假’旗號的人,如果涉及的金額較大,或者施行多次,則涉嫌構成敲詐勒索罪。”福建知力律師事務所周林律師說,今年8月5日工商總局官網掛出《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征求意見稿)》,其中第二條內容引起較多的關注和討論。具體內容為:“金融消費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以營利為目的而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行為不適用本條例。”這就意味著:如果該征求意見稿最終實施,職業打假行為將不再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保護。


消費者與廠家也非常痛恨。假的打假,惡意索賠。看各路心聲

  “我也是消費者,也痛恨假冒偽劣商品,如果我們售假,甘愿受罰。但現在一些所謂的‘職業打假人’,實際就是‘職業索賠人’,他們并不是真打假,也不真消費商品,而主要靠摳一些標簽、標識的字眼來索賠,以營利為目的,擾亂市場秩序。”華潤萬家有限公司質量管理部資深總監江紅女士說。


  五花八門的所謂“打假”讓零售企業防不勝防。前不久,中國連鎖經營協會聯合中國食品工業協會等行業協會主辦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征求意見稿)》座談會,50多家大型商超和供應商負責人坦承,職業索賠人讓他們疲于應對。


  零售企業代表認為,職業索賠人并非真正的消費者,他們并不使用商品,也沒有受到損失,他們知假買假的目的就是牟取暴利。目前,不同地區不同層級的法院對類似案件的判罰不盡相同。如:有的分批次判罰,每批次商品不足1000元的按1000元賠償,罰商品金額的3倍,有的同類商品按一次判罰,剩余退貨即可。標準不統一,讓商家一頭霧水。


  國家工商總局前不久出臺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征求意見稿)》中對職業打假人行為的重新定義引發社會關注。《征求意見稿》第二條規定,消費者為生活消費需要而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其權益受本條例保護。但是金融消費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以營利為目的而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行為不適用本條例。


  這一規定受到業內人士的普遍關注。不少零售企業多次受到所謂“職業打假人”的困擾,他們認為,這個群體的準確定義應當是“職業索賠人”,而有些為了索賠而造假的打假行為已構成違法犯罪。


  中國連鎖經營協會副秘書長楚東說,“我們收集了18家連鎖零售企業的數據,從2014年起,職業打假索賠案件數量不斷上升,已達2610件,其中2067件在走司法程序,索賠金額約2600萬元。有的企業每年僅這一項支出就達1000多萬元,同時也占用了有限的公共資源,食藥監局、國家工商總局等有關部門在處理這些問題上花費掉大量時間和精力”。


  “最近,這種職業索賠事件特別多,我們超市一個門店一天就會遇到七八件。他們是個非常專業的團體,單件東西可能只有三四元錢,他們買20到30件,分20到30次單結賬,每批次索賠1000元,一天收入上萬元。”大潤發品控負責人潘秉緯說,“最讓我們頭疼的是他們并不是打假而是在造假!第一個人把過期食品帶入超市,第二個人去買,第三個人去索賠,再好的錄像設施也難抓到他們的把柄,很難防范。尤其是他們主要在商標、標簽的規范上摳字眼,讓企業花費大量時間、精力去應對”。


  北京物美商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質量安全部負責人孫文波說,北京物美在北京有大賣場、標超、便利店等業態,每年遭遇職業索賠案例約5000起。據他了解,在北京活躍的職業打假團體有100多個,最大的一個團體有100多人,他們分工合作,有專門研究標簽標識的,有專門研究法律法規的,從踩點、購買、談判到訴訟等有一條完整鏈條。“冷藏食品一般保質期在5至7天,我們在監控視頻里發現,他們把快到保質期的冷藏食品藏在紙尿褲等日用品貨堆里,過期后再結賬索賠。我們能拍到的只是很短一瞬間,有些商品的生產日期是他們涂改甚至偽造的,與我們的進貨單對不上”。


  與會的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博士生導師時建中認為,不要簡單地給某一種人貼一個標簽,職業打假人并非法律術語,只是一個形象的表述。從一定程度上說,他們也推動了社會的進步、提升了商品質量。我們痛恨的是“假的打假行為”,可以歸納出幾種情況,包括涂改偽造標識、把到期商品藏在日用品貨堆等,這些屬于違法行為,需加以打擊。


  “有些人的索賠要求一旦被拒,就進行投訴舉報,要求政府監管部門介入,甚至以行政復議、行政訴訟、政府信息公開等方式對監管部門施壓。”多年從事食品安全法律服務的北京尚左律師事務所主任毛偉旗表示,據他與食藥監部門的接觸來看,活躍在北京的職業索賠人有1500人左右,他們的海量投訴占用了監管人員大量時間和精力,某種意義上占用了本就緊張的行政資源。


  “篡改生產日期、掉包過期產品,這本身已是違法行為,情節嚴重的甚至構成犯罪。”毛偉旗表示,對于職業索賠者或者打假組織來說,雖然其打假客觀上有利于遏制制假售假,但考慮到其是有組織、經常化的活動,不符合消法中關于消費者的定義,故對其消費者身份不宜確定。企業如果遇到惡意索賠案件,要積極面對,妥善處理,一旦形成訴訟就要敢于應訴,打鐵還需自身硬,敢于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敢于和行政監管部門較真。這也是食品安全社會共治的應有之義。


  楚東表示,職業索賠人與普通消費者區別有幾條,包括購買數量超常、購買行為連續發生;只買問題商品且購買頻次高;索賠時有脅迫性語言和行為;索賠額度不合理,與國家相關標準不匹配;有組織、有法律背景但未必有正當職業等。“我們支持打假,打擊假冒偽劣商品和有故意欺詐的商業行為,但是反對以牟利為目的、非生活消費的索賠行為。”楚東說。

福建36选7走势图彩宝网 西甲球队名单 20选8中3旋转矩阵 幸运飞艇倾家荡产 金蟾游戏app 齐发国际手机登录 浙江6+1开奖号码 股票融资余额高意味着什么 重庆快乐十分人工计划 天天娱乐棋牌 七星彩为什么卖不过大乐透的 今期特马开奖结果资料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福建快三形态走势一定牛 股票配资 福建22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江西多乐彩11选5前3直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