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打假網-中國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打假電話:4000456007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舉報熱線:4000456007

廣州打假,廣州打假公司,央視道報 行業第一品牌

時間: 2018-01-27   閱讀:

很多企業需要打假。但如何選打假公司呢也是一個非常頭痛的事 市面上很多打假公司該怎么選呢?選得不好錢也出了。效果沒有。廣州打假,廣州打假公司,就選王海打假公司 央視道報 行業第一品牌 廣州打假電話4000456007 

廣州打假,廣州打假公司為什么選王海打假公司

1.第一品牌中國打假第一人王海創辦,行業第一品牌
2.經驗豐富1995年第一次消費維權開始,經過20多年維權實踐
3.全國打假強力支持打假,可開展跨省、跨地區的打假行動.
4.安全保密 擁有一批經驗十足的調查員,守口如瓶,安全保密
5.央視報道王海先生多次應邀央視等節目。打假鐵人鐵事

王海打假公司廣州打假了什么案例。部分廣州打假案例或電視道報


1993年10月3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以下簡稱《消法》)出臺,其中第49條明確“退一賠一”。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退一賠一”的懲罰性賠償機制為市場帶來了第一批“職業打假人”,他們活躍在各大城市,以買假、買問題產品,索賠為生。


  市工商局負責人向記者介紹,在廣州,這個群體大約有200多人。他們“閑逛”在廣州各大商超賣場,買入涉嫌違規添加藥材、夸大保健功能的保健食品,或者是假冒偽劣商品,事后再向商家索賠;他們“游蕩”在電商平臺,如夜貓一般嗅著制假售假商家的味道;他們甚至受知名企業委托,臥底制假工廠尋找證據;他們還頻頻出入法庭,對維權打官司相當熟悉。


  近年來,“史上最嚴”《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食品安全法》《廣告法》接連出臺,法律法規的不斷完善。他們越加覺得,如今才是“打假”的“黃金時代”。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許曉冰 攝影:許曉冰(除署名外)


  職業打假“鼻祖”“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


  假貨存在 打假人就值得存在


  說起職業打假“鼻祖”,張波、孟健等人的第一反應都是“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第一個拿起《消法》作購假索賠武器的職業打假人。“3·15”前夕,“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應邀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


  “虛假廣告在市場上層出不窮!”“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向記者透露,近日,其團隊發現,上海某科技有限公司的行車記錄儀存在發布虛假廣告,欺騙誤導消費者的行為。3月7日,“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用淘寶賬號在其官方旗艦店上購買6臺單價349元的行車記錄儀,總計2094元,并保留網絡廣告證據,與3月8日提交上海工商行政管理局。


  “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指著該產品網頁向記者說明,“宣傳的商品影像分辨率、圖像質量及拍攝像素與實際不符”。“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分析,該公司在網頁宣傳:“1296p 30幀每秒超高清視頻”“1296p UHD 超高清分辨率”“攝像像素:300萬”“拍照像素:300萬”“影像分辨率:1296p”“支持分辨率:1920×1080p 60幀,……2304×1296p 30幀”;在商品背標宣傳:“最大分辨率/像素:2304×1296P 300萬像素”……


  然而,實際收到的產品的圖像傳感器是Aptina 0230,最高支持1080p 60fps,只能達到1080p的圖像分辨率,像素僅210萬,圖像質量或影像分辨率未達到其宣傳的2304×1296P,更未達到“超高清視頻”、“UHD”的產品要求。


  “普通的消費者分辨不出來,也不會拆開產品來研究,我們也是委托專業的機構、專家來替我們驗證。”“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說,“只要假貨一天存在,打假人便值得也必須存在。”他期待推動消費者維權意識的提高,推動中國人誠信的提高,以此推動法律的前進。


  同時,在“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的心中,《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食品安全法》《廣告法》的相繼完善,給予了職業打假人“利劍”。“拿賠償力度來說,從‘假一賠一’‘假一賠三’到食品類產品的‘假一賠十’,懲罰力度越來越大;以最新的《廣告法》來說,‘第一’‘極致’等話語都有虛假廣告的嫌疑,指引也越來越明確。”“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認為,正是由于法律法規的不斷完善,現在才是“打假”的“黃金時代”。


  觀點PK


  廣州市工商局相關負責人:


  職業打假人是一把“雙刃劍”


  在廣州市工商局相關負責人看來,職業打假人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對違法行為的舉報,為行政部門監督市場安全、凈化市場環境有其重要的正面作用。“老百姓很少去較真,其實需要職業打假人去較真,要不然制假售假更加肆無忌憚。”


  另一方面,職業打假人仍然顯現出與行政部門針鋒相對的態勢,對未達成其訴求的事項,職業舉報人不斷提出異議,甚至提起信訪、申請政府信息公開、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造成大量重復工作和浪費行政資源。此外,也有少數職業打假人存在敲詐、勒索的動機和行為。


  而針對職業打假人集中反映的申訴舉報問題,市工商局有的放矢地對連鎖超市和藥店進行約談,督促商家提高守法意識和自律能力,嚴格把守進貨關,為消費者提供放心合格的商品。從源頭治理,倡導企業誠信經營。


  “要市面上沒有假貨,還是要靠老百姓的自我保護意識。”該負責人提到,不少消費者包括職業打假人在維權時遇到最大的障礙還是證據保存問題。“我就受理過張波的一個案例,雖然張波有購物小票、發票,廠家還是說產品并不是他們家的。”


  張波:


  職業打假人行為推動行業規范經營


  “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曾經在微博的自我簡介寫著“一個清道夫,以賺錢為手段,以打假為目的”,不少人卻認為他“寫反了”,應為“以打假為手段,以賺錢為目的”。


  從“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微博上“兩極分化”的評價可窺到,對于職業打假人,一直以來都是褒揚與質疑并存。褒揚者認為其乃“真公民”,其較真精神能督促行業、市場的良性發展;而質疑者則認為其打假的目的是索賠、賺錢,只要獲得賠償,就不會提起訴訟,甚至會為了獲得賠償做出敲詐、恐嚇的行為。


  面對質疑,“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挺起腰板。“立法目的就是打假,讓消費者拿到賠償是手段。我個人的想法你沒有必要考察,就像你沒必要管警察是為了掙工資還是為人民服務,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是不是實現了公共利益,實現了法律目的,對吧?”


  張波認為,如今法律法規的罰款有時“割不到企業的肉”,而職業打假人“假一賠三”、“假一賠十”的索賠,對于企業而言,則是很嚴厲的處罰,能讓不法廠商感到“疼”。同時,職業打假人的行為推動了行業的規范,“有些超市已經加強管理,很少再看到過期食品了。”


  “中國打假網創始人”王海如今正在琢磨“吹哨人法案”(舉報人分享罰款)。他說,他此前舉報耐克,政府部門給予的封頂獎金最高也就是10萬元。而如果能建立“吹哨人法案”,將對企業的罰款30%到50%分給舉報人,會讓每一個知情人,即使是企業高管也有動力成為一個義務監管者。


  無師自通型


  張波:凌晨起上網盯電商偷偷改價格


  記者日前走進職業打假人張波的家中,迎面而來的是一個堆滿了厚厚文件資料的書架,一臺電腦,兩臺打印機。張波打開一個資料夾,向記者展示他最近的工作,有“申訴舉報”“政府信息公開”等不同分類。


  湖南懷化人張波,是一個讓商家“頭疼”的人物。“只要正當權益受到侵害,不論事件大小,我就會投訴到底。”張波說,他買東西會反復檢驗質量,并索要小票;寄個掛號信,他會上郵政總局的網站查看收費標準;坐公交,他會從站牌到站點設置到公交安全狀況,一一考察個遍。


  2006年,因手機話費無端被扣,張波與移動聯通電信等各大通信商不斷交手,也就是從這一年開始,他進入“打假”行業,成為“職業打假人”。幾年下來,張波在通信維權上取得了“勝利”,不僅手機話費為維權所得,還獲得了不菲的“額外收入”。


  之后,他開始將維權延伸至服裝、快遞、賣場、銀行等多個領域。佛山某醫院辦理診療卡收取0.5元,經他投訴后停收;東莞常平的士不打表,他投訴后一段時間開始正常打表;廣州市工商局收取查詢企業登記資料檢索費和復印費5.3元,他向法院起訴后,法院判決收費行為違法,并退回他5.3元……


  2015年10月1日,新修訂的《食品安全法》正式實施,除了明確“損一賠十”,還規定“千元保底”,即食品不合格,消費者可向生產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的賠償金,賠償金額不足1000元的賠償1000元。有了“最嚴食安法”做“靠背”,張波對食品類產品的打假力度愈發加大。


  近期,張波將目光放在了廣州超市的“云南普洱茶”上。張波介紹,國家商標局公告并且正式下達了《“普洱茶”證明商標使用管理規則》,確認普洱、臨滄、西雙版納、昆明楚雄玉溪、紅河、文山、大理保山、德宏等11個州市均為普洱茶產地地域范圍。普洱茶’屬于地理標志證明商標,那么,生產廠家所在地不在以上的云南省州市,便不能打‘云南普洱茶’字樣。”張波指著商品外包裝上的標識,說道,“這個茶的產地是廣州,明顯不符合要求。”


  張波說,他一般不會直接找商家索賠,而是先向政府部門舉報,讓商家主動來找他,這時溝通就會顯得很重要。跟商家協商時,他從來不會打收條或者提過分的要求,以免被人留下把柄,有敲詐勒索的嫌疑。張波維權千余次,勝率達80%以上。因舉報獲得的政府獎勵以及向商家索賠所得,累計高達十幾萬,上法庭已是他的家常便飯。


  接受采訪時間長了,張波會面露困意,打起哈欠。如今,張波的“工作時間”得從凌晨算起,“電商最大的問題就是改價,而他們經常是在半夜兩三點的時候有改動,要盯著”。張波說,“雙11”前夕,不少商家都會抬高商品的單價,再設置折扣。這樣一來,商品價格并沒有因為活動而變得便宜,有時甚至更貴了。


  師傅領進門型


  孟健:打假行為入選消費者維權十大案例


  如果說張波的打假歷程是“摸著石頭過河”,那孟健的入行便是“師傅領進門”了。來自湖北咸寧的孟健自退伍后便加入了知名打假前輩劉殿林的公司,成為劉殿林打假團隊的一員,先后接受國內外企業委托,進行購假索賠、造假窩點偵查、假冒侵權產品市場封殺等。


  孟健告訴記者,購假索賠在打假中,風險并不是最高的。最高的風險在于受雇于深受假貨侵害的知名企業,跟蹤、拍攝甚至臥底潛入制售假企業,獲取制售假證據。而他,便曾經被委派調查制假工廠。


  “當時的目標是深圳的一家工廠,專門生產仿冒耳機的工廠。”孟健回憶,當時,他只身一人來到該工廠應聘成為工人,開始了一系列的搜證、偵查行為。由于孟健是退伍軍人,憑借著自己敏銳的直覺和好身手成功取得了證據。“那家工廠并不是一直生產假冒偽劣耳機,一般是按批次來,在深夜的時候突擊完成一批,馬上運走。”孟健說。


  雖然自己的“臥底”工作順利完成,但同一公司員工的遭遇還是讓他心驚不已。2002年2月27日凌晨3時許,劉殿林公司的三名調查員潛入廣東普寧一個村莊調查一家造假黑工廠,不料被當成賊圍困在屋頂。從三米多高屋頂跳下時,調查員田春懷崴到腳,被幾十個村民一頓拳打腳踢,右手掌被人撅到骨折。


  在賺到了第一桶金后,孟健從劉殿林公司辭職。然而,在鄉間的生活并不如意,為了生計,孟健決定“重出江湖”。孟健直言,“打假確實可以賺錢,這個我從來不否定。”


  2012年7月27日,孟健在廣州健民醫藥連鎖有限公司購得海南養生堂藥業有限公司監制、杭州養生堂保健品有限責任公司生產的“養生堂膠原蛋白粉”共7盒,合計1736元。產品外包裝顯示產品標準號:Q/YST0011S,配料包括“食品添加劑(D-甘露糖醇、檸檬酸)”。


  孟健以產品超范圍濫用食品添加劑為由,向食品經營者索賠未果,后向法院起訴,請求海南養生堂公司、杭州養生堂公司退還貨款1736元,10倍賠償貨款17360元。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杭州養生堂公司制訂的企業標準中明確以《GB2760》作為生產標準,從《GB2760》附錄的內容反映,D-甘露糖醇相對應的“食品名稱”僅為“糖果”,并不包括“固體飲料類”。由于涉案產品添加D-甘露糖醇的行為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消費者可依照《食品安全法》規定,向生產者或銷售者要求支付價款10倍的賠償金。


  “當時,二審法院判決杭州養生堂公司退還貨款1736元,并向我支付賠償金17360元,海南養生堂公司對上述款項承擔連帶責任。”孟健說,“這個案例后來成為最高法公布維護消費者權益的十大典型案例,這讓我很興奮。

福建36选7走势图彩宝网